成为该校近十年来最大的横向科研项目-灯塔新闻网-卢龙新闻
点击关闭

科技经费-成为该校近十年来最大的横向科研项目-卢龙新闻

  • 时间:

国足世预赛名单

記者在採訪調研中發現,不少高校在核定的崗位總量中,按照崗位結構比例和崗位標準,實現自主評聘教師的專業技術職務,自主確定崗位結構比例和崗位標準。在進人方面,江蘇省環境科學研究院通過直接考核方式,一次性引進了4名博士。在創業方面,常州工學院專門成立了創新創業學院,推進創新創業教育與專業教育深度融合,強化創業實訓實踐,大學生創業十分活躍,有的初創公司收入超過千萬。從今年科研院所申報江蘇省「雙創計劃」數量看,2019年博士類(世界名校類)、團隊類均實現了大幅增長,增幅分別為167%、22%。

縱向課題實行綜合預算編製管理,大幅簡化科目數量;省級項目可自主調劑全部預算科目,不受比例限制;間接費用用於績效支出時,30%以上獎勵給35歲以下的青年科技人員。

「社會服務型職稱主要考察以科學研究為基礎所開展的社會服務對經濟建設、社會發展和學科發展的貢獻度。增加了評選的維度,學校人才選拔導向不再唯論文、唯課題。」該校科技處負責人表示。

南京工業大學夏霆老師今年剛評上學校的社會服務型教授,他也是該校探索職稱評審制度改革的受益人之一。

中國礦業大學科研人員正在實驗室進行研究工作中國礦業大學宣傳部供圖

在經費使用環節,擴大了直接費用列支範圍,比如允許勞務費中發放退休返聘、編外人員相關費用支出,橫向經費結餘部分大頭歸課題組。

寬容失敗激發科研人員大胆干「不僅經費使用有了自主權,甚至還允許項目失敗,沒有顧慮我們的新點子更多了。」

南京工業大學科研人員正在進行科學實驗

江蘇「科技改革30條」提出,橫向經費管理實行有別於財政科研經費的分類管理方式,允許高校院所自主確定使用範圍和標準,不納入單位預算。

「是什麼樣的內驅力促使我來做這個項目?因為改革以後,橫向科研受到重視,科研人員既有名也有利,經費使用也有自主權。」王勃告訴記者,比如這個項目有些井下工程需要第三方完成,過去按縱向科研課題管理,需要進行招標,「招標一兩個月,井都淹沒了,現在只要簽第三方協議,工程隊就進場幹活了」。

作為一名工作僅7年的青年教師,王勃已經成為校內新聞人物:2019年11月,他帶領課題組與山西介休大佛寺煤業公司簽訂合作協議,合同金額高達6308.5萬元,成為該校近十年來最大的橫向科研項目。

用人選才破除「唯論文」頑疾「按照以往學校的職稱評審條件,我是沒有機會參評正高級職稱的,職務評聘辦法的出台,讓很多和我一樣的科研人員有了盼頭。」

2018年年底,南京工業大學修訂專業技術職務評聘辦法,新增了社會服務型系列職稱,主要考察社會經濟效益和實際貢獻,為從事科技成果轉化工作的教師提供了職稱晉陞通道。2019年學校共有5人參加社會服務型職稱評定,最終有3人獲評正高級專業技術職稱。

南京工业大学宣传部供图

現如今,學校按照文件精神推進科研「放管服」,將經費報銷的事前審批變為事後監管,簡化報銷流程。報銷審批單據由項目負責人簽字即可,不再需要學校領導層層審批。姜岷教授團隊也專門聘請了科研財務助理,所需費用還可以從項目經費列支。靈活的經費使用政策,專業的人員配置,讓科研人員從繁瑣的行政事務中解脫出來,可以專心安心從事科學研究。

2018年,江蘇出台《關於深化科技體制機制改革推動高質量發展若干政策》,即「科技改革30條」,緊盯痛點堵點和難點,用新政回答了科技人員的關切,讓科研人員「甩掉緊箍咒」「吃下定心丸」,最終轉換為科技發展的累累碩果。

他二話沒說,收拾行裝,第二天7點就坐火車趕赴現場。當時,井下危機重重,礦工已經撤離,王勃與2位同事冒着生命危險,進入300多米深的井下進行勘測分析,並得出了初步判斷。

新機制帶來新成效。2019年上半年,全省高校院所技術合同登記6092項,同比增長了91.27%,其中,高校技術合同登記數增幅225.4%;高校院所技術合同成交額達48.59億元。其中,科研機構技術合同成交額增長了11倍,科技政策效果初步顯現。

「從最初的『持權持利』,到『代權代利』,再到『還權還利』,我們在成果轉化中的權益不斷提高,更有幹勁!」南京工業大學丁毅教授從事成果轉化工作已有十多年,感受最為深刻。2019年,學校實行了「先確權、後轉化」模式,鼓勵教師創辦學科型公司轉化科技成果。「學校鼓勵教師將成果作價入股創辦學科型公司,學校將作價投資取得股權的90%獎勵給成果完成人。其餘10%作為學校股權,公司創辦3年後,鼓勵成果完成人回購學校所持股份。激勵政策前所未有的好!」

「在以前科技經費管理模式下,我們往往要在經費預算、財務報銷等環節上消耗過多精力,花費大量時間。」南京工業大學姜岷教授近年牽頭承擔了多個國家重大項目。但這位合

「這個礦井在治理水害過程中,又發生了新的突水險情。我們團隊所有人緊急趕赴礦上,冒着生命危險連續下井,經過10天終於在F6斷層找到一個隱蔽的突水通道,為礦井解決了大問題!」

在過去,像這樣來自市場的橫向科研項目,要參照縱向科研課題進行管理。經費使用不能自己說了算,晉陞職稱時也被忽略不計。橫向項目似乎成了一塊「雞肋」。

江蘇「科技改革30條」面向150多所省內高校下放職稱評審權,惠及20多萬教職工群體。建立高校院所事業編製統籌使用機制,對高層次或急需緊缺人才,可採取直接考核方式公開招聘。在業績考核、職稱評定時,橫向項目與縱向項目同等對待。

該院科技處負責人告訴記者,院里每年安排了1300萬基本科研業務費,鼓勵科研人員做探索性的研究,支持他們自己組建團隊,自己提研究方向,自己設計路線,自己定考核目標,也允許項目失敗。

成生物學領域的專家,卻時常為「怎麼花好錢」頭疼。

夏霆教授主要研究城市水生態修復理論與技術、高藻水源地供水保障技術。自2011年以來,夏霆完成了省內外多個「河湖健康狀況評估報告」,科研經費累計近800萬元,為地方生態環境建設作出了貢獻。

本報記者張曄2020年1月17日,帶着滿身的疲憊,中國礦業大學副研究員王勃與課題組其他2位老師、5名研究生從山西介休大佛寺煤業返回徐州。

科研工作不再束手束腳2019年10月22日17時,即將下班的王勃突然接到了大佛寺煤業公司的電話,一個礦井冒水了。介休是優質焦煤的產地,全球僅有2處,一旦發生透水將遭受嚴重損失。

江蘇省農科院農產品(000061,股吧)加工所研究員李瑩去年新組建了一個營養與健康團隊。作為院里的新興交叉學科,她們與南京醫科大學合作,申請了「特色雜糧代餐食品關鍵技術創新」項目。

今日关键词:蓝天救援队员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