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采煤沉陷区水面建设光伏发电基地-有趣新闻网-洪泽新闻网
点击关闭

水面村民-在采煤沉陷区水面建设光伏发电基地-洪泽新闻网

  • 时间:

英格拉姆49分

對於地方政府而言,一頭是採煤沉陷區的土地空間得到了有效活化,村民的生計有了着落;一頭則是有效改善了淮南的能源結構,提升了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可謂受益匪淺。令人頭疼的採煤沉陷區,經過改造,變成了一座可以淘「白金」的「金礦」。而且,在採煤沉陷區水面建設光伏發電基地,不僅帶來經濟效益、綠色效益,還是精準扶貧的有效途徑。

如何對當地閑置、廢棄的採煤沉陷區進行綜治利用,如何在GDP下滑的情況下,儘快實現淮南的經濟復蘇,都是地方政府亟待解決的問題。

安徽淮南,先有煤礦、再有城市,可以說是「倚煤而生」的一座城市。淮南煤礦開採歷史悠久,最早可追溯到20世紀初。據《淮南文史資料選輯》記載,1960年,淮南煤炭最高年產量達到1614萬噸,名列全國「五大煤都」之一。

水波瀲灧,浮光躍金,夕陽西下,漁舟唱晚。面對着此情此景,筆者禁不住想到了八個字:「水面風來,幸福花開」。希望國家電投淮南項目經驗可以得到成功複製和穩步推廣,可以成為其他採煤沉陷區未來綜治利用后的美好圖景,出現在更多世人面前,為地方經濟添動力,為人民群眾謀福祉。

「淮南的特點是多煤層開採,一層一層,轉着圈采。采完一層,地面就下陷一點。」淮南市採煤沉陷區綜合治理辦公室(下稱「淮南沉治辦」)搬遷安置科的負責人說,加上當地的地下水水位高,「只要下沉0.8—1米左右,水就上來了;再下沉一米,就都是水了。」

淮南,這座總面積5500餘平方公里的「能源之都」, 長期為國家提供能源。但是,隨着煤炭大量開採,地下出現了大面積的採空區。淮南最早的採煤塌陷區出現在上世紀90年代,此後一直蔓延。《淮南市採煤塌陷區土地綜合整治規劃(2009—2020年)》顯示,2008年淮南市因採煤塌陷的面積為139.82平方千米,根據近幾年的塌陷速度估算,到2020年,塌陷面積將達到369.08平方千米,是2008年的2.6倍。這份規劃稱,「至18個礦開採結束,全市塌陷區面積將達到700.78平方千米,全市將有27%以上的土地成為塌陷區。」預計目前所有礦區開採結束,淮南市將有27%以上的土地成為塌陷區。

除了為國家提供能源,煤炭也是淮南重要的支柱產業,幾十年來一直如此。煤炭對淮南經濟起到了很大作用。煤礦垮了,淮南的GDP也就掉下來了。

昔日採煤沉陷區,今天水上發電站:綜治利用,變廢為寶

此外,淮南漂浮式光伏電站在建設過程中,共獲得《連接浮塊、裝有連接浮塊的附體組件與水上漂浮光伏電站》《一種水面漂浮電站》《水上漂浮式逆變升壓裝置及水上光伏電站》等十余項國家專利。這樣的電站,可謂「一舉多得、多方共贏」,在有效利用資源枯竭地區土地空間的同時,為採煤沉陷區的綜治利用這一世界級難題,貢獻了央企方案。

此外,項目採取漁光互補,在發展生態養殖的同時,還為當地增加一個旅遊景點,為促進當地旅游業發展發揮積極作用。

淮南漂浮式光伏電站,位於淮南市潘集區泥河鎮。資料顯示,泥河鎮是淮南市北部一個典型的地礦結合的農業大鎮,所屬15個村中有9個涉及採煤沉陷區,3.7萬畝耕地中沉陷區佔1.2萬畝。項目建成前,該區域水面處於閑置狀態。

淮南漂浮式光伏電站,是國家電投集團目前為止最大的漂浮式光伏項目。王浩介紹說,目前公司正在規劃對該項目進一步擴容;與此同時,一個設計100兆瓦的水上光伏項目,也已經在安徽桐城開工建設,將國家電投推行的清潔能源戰略部署,進一步落到實處,為國家電投在兩淮地區、乃至全國,推廣沉陷區治理和水面漂浮式電站建設,提供科學的理論基礎、寶貴的實戰案例和成熟的技術解決方案。

儘管採訪的當天,天氣陰冷,刮著大風,天空中還飄着雪花,「水上漂」項目現場溫度極低,但是兩位村民大哥依然有說有笑地划著船,從密集的光伏板中間穿行而過,朝着筆者站立的碼頭駛來。

高中畢業后回村務農的崔文化接著說,「是啊,以前很多人來我們這裏淘『黑金』,說實話,煤炭開採導致環境污染和地塊沉陷嚴重,我家的地和房子都被水淹了,村民們都沒有地可種了。面對這樣的情況,村裡的幹部也是愁壞了。現在好了,自從有了『水上漂』,我們都跟着電廠里的師傅們在水面上『種太陽』。現在,我們淘的可是光能,是『白金』;這裏的環境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你看,這裏景色多美,山清水秀的。這裏不僅有壯觀的『水上漂』,我們村還發展了生態養殖,水裡養魚、近岸種蓮藕,岸邊還餵了大白鵝、麻鴨、水鴨……歡迎城裡人來我們這裏做客,旅遊、吃河鮮!」年輕的臉上,笑意盈盈,眼裡閃着幸福的光。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多方共贏,福澤綿長

「我就是咱們劉龍村的村民。我家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裏,我從小在這裏長大,這個廠房旁邊的那塊地,就是我家的。以前我家種水稻,后看這裡是採煤區,再後來這裏就沉陷了,莊稼種不了啦,不得不進行搬遷,另謀生路。種了大半輩子地的我,後來就依靠捕魚為生。有時候收穫還行,一天可以賺個百十來塊錢;有時候一無所獲,那就沒有收入。好的時候一個月收入接近兩千,不太好的時候一個月也就一千來塊錢,收入不穩定。再後來,這裏建起了『水上漂』項目,我和家裡人一邊繼續捕魚,一邊在光伏電站做運維工作,比如給光伏板搞維護、做清潔什麼的,每個月可以收入四五千塊錢。我很滿意。」年長一些的魏國慶大哥說到這裏,格外興奮。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當地方政府為採煤沉陷區可持續綜治利用、為當地村民的安置、民生、就業等問題撓破頭皮的時候,國家電投吉電股份與陽光電源股份有限公司合作,為淮南引入了漂浮式水面光伏發電站。項目的進駐,既不佔用土地資源,又科學利用閑置水面,發展綠色清潔能源,為採煤沉陷區的可持續綜治利用、為淮南經濟的再度起飛,探索出一條新路。

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區泥河鎮劉龍村水面漂浮光伏電站,是國家電投吉電股份與陽光電源股份有限公司合作開發建設的大型水面漂浮式光伏電站,當地人稱之為「水上漂」。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當筆者第一次在安徽淮南潘陽水上漂浮光伏電站項目現場見到當地村民魏國慶和崔文化大哥的時候,腦海里立刻浮現出唐代詩人王維的這幾句詩。

王浩介紹說,項目建成后,經濟效益顯著。2018年6月,項目開始正式盈利。除了經濟效益,該項目釋放的多重效益,也不可小覷。

國家電投安徽吉電在6000畝的水面上,鋪設總佔地約1393畝72光伏板矩陣,裝機容量40兆瓦。

項目在治理沉陷區水域的同時,能有效利用該區域土地空間。與傳統光伏電站相比,漂浮式光伏電站將光伏發電組件安裝在水面漂浮體上,不佔用土地資源、減少水量蒸發、有效抑制藻類生長,預防因水草泛濫造成的湖水缺氧、影響魚類生長的現象,不僅生態效益明顯,還可以幫助當地村民獲得更豐富的捕魚,改善生活條件。

同時,電站的建設和運維,一方面為涉及農戶按每畝4000-5000元支付征地款,升級新裝備、添置新家當,另一方面也為地方增加了就業崗位,為村民提供了工作機會。電廠在僱用兼職工作人員的時候,會優先錄用周圍的村民、漁民,盡自己所能發揮央企的引領、示範、帶動作用,為地方扶貧減貧工作做出應有的貢獻。

安徽吉電新能源有限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王浩介紹說,與傳統光伏電站相比,漂浮式光伏電站是將光伏發電組件安裝在水面漂浮體上,不受水位與地質變化的影響,上層水面用於光伏發電,下層水體用於水產養殖,即「水上發電、水下養魚」,不僅極大提高了單位面積的經濟產出,沉陷區的水體也得到了凈化和治理。除了不佔用土地資源、有利於村民生產生活之外,水體對光伏組件及電纜的冷卻,也可有效提高發電效率。

上了岸,進了屋,兩位大哥向筆者介紹了「水上漂」項目給他們生活帶來的改變。

原標題:國家電投借漂浮光伏趟出採煤沉陷區可持續綜治利用新路

項目於2016年9月開工建設,同年12月下旬完成併網發電。據測算,項目在25年運營期內,可為淮南提供103224萬千瓦時綠色能源,年均可研收益率13.68%,也就是說,1.68萬塊光伏板,每年提供的電量能滿足1.72萬戶家庭全年的用電需求,經濟效益相當可觀。與燃煤電廠對比,節省標煤402899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38975噸,減少二氧化硫排放34391噸,減少碳粉塵排放15894噸。

當筆者即將離開「水上漂」的時候,紛紛揚揚的雪已經停了,陰沉的天空變得清清朗朗;正值黃昏,天邊霞光萬道,一塊塊藍色、長方形的光伏板,成行成線,整齊地排列在水面,彷彿一個氣勢恢宏的軍陣……蔚為壯觀。

今日关键词:英格拉姆4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