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及徐曙作为钟玉代理人与中安信董事-五指山新闻-华县新闻
点击关闭

股东康得-以及徐曙作为钟玉代理人与中安信董事-华县新闻

  • 时间:

世界杯最佳阵容

近日,中安信科技有限公司內部一封《股東關於認定董事會決議無效的說明函》(下稱「《說明函》」)流出,將沉寂半年有餘的康得新創始人鍾玉及康得新原總裁徐曙再次推至台前。

早有爭議徐曙、鍾玉前後腳離職,「不少人才在她管理下流失」

比鍾玉小了近10歲的徐曙,為武漢工業大學機械基礎碩士,歷任華中理工大學教師、華建集團事業部總經理,自2001年起擔任康得新CEO,負責主持了中國第一條預塗膜生產線的建設、原材料國產化研發、預塗膜生產工藝研發等項目。

企查查顯示,中安信共有7戶機構股東,為新疆乾沅世通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新疆乾沅」)、天明禹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霍爾果斯宏盛貿易有限公司、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康得集團」)、北京天廣潤博科技有限公司、拉薩亞祥興泰投資有限公司、江蘇維盛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分別持股中安信30%、29.42%、9%、8%、5%、2%和2%。

《說明函》顯示,徐曙等人於7月24日違規召開了董事會會議,但僅徐曙、朱大為、王永生三名董事參加,署名發函的非康得股東認為,此次會議出具的董事會決議無效。陳昱傑在公司過渡期的代總裁任命依然有效。

中安信官網顯示,公司成立於2011年7月5日,康得集團於2年後的2013年9月入股,註冊資本6.5億元,主要業務是研發、生產和銷售工業及民用碳纖維及其複合材料製品,致力於打造國際一流的碳纖維產業,滿足市場對碳纖維產品日益增長的需求。

實際上,康得新控股股東康得集團旗下另外一家碳纖維企業也在近日引發關注。

7月5日,證監會向康得新下發《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證監會擬決定,對鍾玉給予警告,處以90萬元罰款,並採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對徐曙給予警告,處以20萬元罰款,並處以採取10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其中,康得集團持有新疆乾沅51%股權,是其控股股東,而鍾玉持有康得集團80%股權,為實際控制人。總體而言,康得集團通過直接和間接控制中安信38%股權。此外,中安信還有顧劍菲、李子英、朱大為、張華林、王永生等13名個人股東,持股在0.04%到5%不等。

一位康得新老員工對新京報記者說:「徐曙隨軍從地方來到北京,第一份工作就職于康得集團。」隨後,徐曙於2001年開始擔任康得新CEO。

張生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中安信停產現狀本是康得集團挪用中安信賬上幾乎所有現金所導致的,徐曙等人應承擔主要責任。而徐曙等人還要繼續損害中安信利益為康得集團擔保,並做出自製造偽董事會決議、暴力撬鎖搶奪公章的行為,觸怒了其他股東,才導致其他股東聯合發聲說明情況。」

此外,《說明函》稱,鍾玉、徐曙已不具備擔任公司董、監、高資格,給中安信造成難以想象、不可估量的損失,中安信資產負債率已高達300%,嚴重資不抵債。希望中安信各位股東和全體員工,充分認清現實,放棄對鍾玉、徐曙的幻想,積極協助和支持包括鍾凱(鍾玉兒子)與非康得方62%股東在內的新一任領導團隊。

張生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中安信共有400多名員工,由於沒有資金,已無法生產,許多員工已經放假、被欠薪。」

這也意味着,85.71%的贊成票來自康得碳谷另外兩大股東康得集團71.42%和榮成市國有資本運營有限公司14.29%。

新京報記者 肖瑋 李雲琦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劉軍

對此,康得新在公告中表示,鑒於公司自身是否實施了抽逃出資、抽逃出資的具體方式、抽逃具體金額等事項均存在爭議,為保障公司及公司全體股東的合法權益,公司在康得碳谷臨時股東會中,對相關議案投否決票。

惹惱股東徐曙等人製造偽董事會決議,撬鎖搶奪公章?

非康得股東在《說明函》中表示,希望中安信各位股東和全體員工,充分認清現實,放棄對鍾玉、徐曙的幻想,積極協助和支持包括鍾凱與非康得方62%股東在內的新一任領導團隊,三個月內恢復生產,三年時間內完成新中安信資本化轉型,實現登陸科創板上市。

鍾凱今年41歲,歷任北京康得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銷售經理;康得新公司信息主管、企劃部副經理、經理、採購主管、採購總監;康得集團董事長助理、副總裁等。自2012年7月至2016年3月,鍾凱任康得新副總裁、董事會秘書,其於2016年3月辭去康得新副總裁、董秘職務,自此不再擔任康得新任何職務。

多位康得新員工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鍾凱還在康得新的時候,頗受徐曙排擠。

記者聯繫郵箱:xiaowei@xjbnews.com

列「多宗罪」9億資金被指遭挪用,中安信停工停產

「徐曙在任康得新總裁的時候,有時候投機取巧,迎合鍾玉,不少人才在她管理下流失。當我們看到證監會結論的時候,她很多行為就不難理解了。」康得新老員工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康得新員工持股的事從一開始就是徐曙在管,包括持股名單、銀行金融機構等都是徐曙拍板。」

《說明函》稱,徐曙等人於7月24日違規召開了董事會會議,本次董事會僅徐曙、朱大為、王永生三名董事參加,並未通知鄒健、馬壘等董事及公司監事會,也未通知此次會議將要討論和表決的議題。因此本次董事會召開無效。

「《說明函》提到徐曙等人影響融資自救確是實情,因康得新的造假,徐曙等人不退出管理層,不會有任何一家正規機構會進場接洽,中安信不可能實現融資自救。」張生說,至於鍾玉的兒子鍾凱,大概因為其一直是中安信監事,且從來沒有參与過中安信的決策,所以可以繼續保留其職位,這是中安信非康得方股東對康得方董監高保留的底線。

記者注意到,《說明函》羅列了鍾玉、徐曙「多宗罪」,包括擅自挪用中安信銀行存款、設備採購款、資產抵押貸款等資金超過人民幣9億元;在未召開股東會的情況下,多次以中安信主體為康得集團違規提供對外擔保,造成中安信當前或有負債高達81.5億元,以及徐曙作為鍾玉代理人與中安信董事,還想利用中安信繼續為康得集團違規擔保,所幸已被其他股東發現並暫時制止。

今年以來持續發酵的康得新事件,餘波再起。

對此,中安信內部知情人士張生(化名)透露,徐曙等人提出的董事會決議包括免除現任總裁的權力、收繳公章等,而網絡流出的《說明函》確實在中安信內部郵箱收到了,應為非康得股東向中安信全體員工發出。

此外,《說明函》指出,近期,因康得新爆出全球最大的上市公司財務造假和資金挪用案件,鍾玉、徐曙二人作為康得新的董事長和總裁,被證監會實施行政處罰及採取證券市場禁入措施,不得擔任上市公司及非上市公眾公司董、監、高職務,並已分別被張家港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和辦理取保候審手續。鍾玉、徐曙擔任公司的董事,已嚴重影響中安信下一步對接金融機構的融資自救工作。

截至發稿,新京報記者致電徐曙欲就《說明函》內容進行求證,其暫未進行公開回應。

《說明函》還稱,鍾玉個人已負債纍纍,僅欠維盛基金的債務就已達5.45億元,而徐曙為康得集團借款提供個人擔保現已負債1.4億元。鍾玉、徐曙已不具備擔任公司董、監、高的資格。

7月31日,上市公司康得新披露公告稱,公司投資20億元的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康得碳谷」)於7月19日召開臨時股東會,85.71%股權投票同意通過解除康得集團、康得新股東資格的議案,原由是鍾玉、康得集團、康得新通過康得集團及其關聯方將全部出資予以抽逃。

公開資料顯示,今年69歲的鍾玉曾任航空部曙光電機廠殲八Ⅱ、殲七Ⅲ型主戰機主發電機的主管設計師,1988年創建康得集團,2001年創辦康得新,創建了預塗膜生產線、光學膜產業集群、碳纖維產業平台,將康得新打造成為中國高分子材料的平台型企業。

張生稱,中安信、康得碳谷、廊坊康得復材是康得集團目前在上市公司體系外所擁有為數不多的相對優質的資產。其中,中安信目前只需要幾千萬,就可以重新開工生產,要救活中安信還是很有希望的。

隨後,康得新在債務違約已經爆雷的情況下,又接連曝出122億銀行存款不翼而飛、年報被審計機構出示無法表示意見、被證監會認定在2015年至2018年間虛增逾百億利潤等問題。

今年年初,徐曙和鍾玉先後辭去擔任近18載的康得新總裁和董事長職務,並不再進入新一屆董事會。5月12日,鍾玉因涉嫌犯罪被張家港警方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企查查顯示,鍾玉為中安信董事長,朱大為任副董事長,王永生、馬壘、高錦平、徐曙、鄒健為董事,鍾凱、紀懷標、陳昱傑為監事,其中,鍾玉與鍾凱為父子關係。

今日关键词:沈月恋情疑似曝光